DerGewinn

不知春(一)

*ooc

*有无花出没

*掌门还没出场

      金陵的春节向来热闹,点香阁处于金陵地界内,自然也是如此。

     红绸早已被想着快点回家过年的小厮早早挂上屋檐,映的楼下迎香姑娘的小脸是愈发的娇嫩,就像那新开的娇媚花朵,禁不得半点的风吹雨打。

     要问这点香阁为何还在营业?那少侠您可就露怯了。

     江湖之大,虽说尚且那江湖小虾米都有容身之所,可那无数浪子四海漂泊,哪里有他们的寄居之地?

     这点香阁到是打了个好算盘,愈是佳节,愈是张灯结彩,也愈是阁内当红花魁露面之时,但金陵城的老百姓自然不敢在自家母亲老婆眼底下出来偷腥,这钱自然打的是浪子游侠们的主意。

     几日下来,这点香阁赚的个盆满钵盈,喜得梁妈妈的体重是涨了又涨。

    点香阁内莺歌燕舞,女子娇柔的嗓音混合着男子轻浮的嗤笑传入了一间与外边格格不入的房子。

     许是哪个好心恩客包下了他让他终于得了个静,也许是老鸨靠着这棵摇钱树终于赚了个足,今日那间门槛都要被踏破的房间终于再没了少侠踏足。

     八仙桌旁,蔡居诚一手提着酒壶自然垂下,一手撑着头,目光迷离地看着他面前的一团白影。

    “什么玩意儿。”他一边嘟囔一边提起酒壶往嘴里灌酒。

      白衣人莞尔一笑:“阁下是什么玩意,在下就是什么玩意。”

        如果蔡居诚清醒着,那他一定会大吃一惊;毕竟七绝无花可不是那么好见的,何况这个人,他早都已经死了。

         一个死人,自然不是那么好见的。

        蔡居诚本就醉了,听到他这话,本来低着的脑袋晃晃悠悠地抬了起来,“你知道我是谁吗?”

       无花笑道:“自然知道,大名鼎鼎的武当叛徒有谁不知道?”

       蔡居诚道:“那你还敢进来?!你不怕我杀了你吗!”

        无花好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说道:“我既然已经进来了,又怎么可能怕你呢?”

         他又顿了顿,似乎有些惋惜地摇了摇头:“阁下身陷囹圄,这下可是难再挣脱开了。”

        蔡居诚似乎被他的样子激怒了,语调忽然拔高:“放屁!我可是……”

        无花打断了他的话,颇有些认真地说:“若阁下愿意帮在下一个忙,在下亦会以李报之。”

       蔡居诚嗤笑:“你能让我出去?你能帮我灭了武当杀了邱居新?”

      无花想了想,答道:“前者自然可以,这后者倒也未尝不可。只是阁下……”

        无花还没说完,他对面的蔡居诚就已经趴在了桌子上,似乎睡了过去。他叹了口气,好像想起了什么,无奈地笑了笑,随即便转身走了出去。

    翌日

    蔡居诚走在金陵大街上,恍惚间觉得这一切有些不真实,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真的就这么从那吃人不吐骨头的点香阁里走了出来,甚至那梁妈妈在他走的时候还堆着满脸的肥肉叫他以后多来光顾生意!

     他甚至荒谬地想自己这几个月难不成不是被嫖,而是他蔡居诚在点香阁乐不思蜀地嫖别人了。

     蔡居诚又看了看身边带着斗笠的白衣人,自嘲地说道:“想当初我还曾笑话过你,却万万没想到自己也有今天。”

     那白衣人自是从南少林叛出的无花了,这处一个少林叛徒,一个武当叛徒,倒也颇为般配。

      无花像是被他逗笑了,说道:“在下可不如蔡兄。”

    蔡居诚不屑地哼了一声,问道:“你赎我出来要我干什么?”还给了自己软骨粉解药,他才不信这个妖僧没有企图。

    “只是让蔡兄帮在下杀一个人罢了。”无花淡然答道。

   “谁?”

   “萧疏寒。”

   蔡居诚猛地一顿,在原地停了下来,愣了一会,看向还在向前走的白衣人,带着些嘲弄,问道:“要是我拒绝,你还能再把我再扔回点香阁?”随即便要施展轻功离开这处,却不曾想他刚起势,眼前白影一晃,右手脉门被两只修长的手指扣住,再也逃脱不了。

       蔡居诚低头看了看那已拈花成势的手,又看向他旁边仍是一脸淡然微笑的少年僧人,怒极反笑:“我道是什么招数,原来是这少林的拈花指,无花大师,你叛出了少林,怎的还再用这少林的绝学?”他把这少林二字咬的极重,似是想要撕破无花的嘴脸。

      “身不由己罢了。”无花嘴角勾起,似是并不在意。

      蔡居诚嗤笑一声,说道:“区区一个萧疏寒,我答应你便是了。”

      忽然远处传来一阵骚乱,无花确是变了脸色,拉过蔡居诚便躲闪到了一处暗巷,也顾不得蔡居诚的脸色,就捂住了他的嘴。

      蔡居诚刚服下解药,内力并未完全恢复,自然没有听到那些人在说些什么,也自然不会知道武当掌门亲自下山来抓蔡居诚这个败坏门风的逆徒了。

TBC

评论(5)

热度(48)